站内检索
美国在APEC有这些新打算

       谁都不会想到,中期选举竟成为美国重新审视APEC(亚太经合组织),恢复合作态度的转机。是美国政治运行机制及决策者的政绩动机创造了这种可能。
APEC当下最大的竞争机制是谁?无疑是尚在谈判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美国提出并力推的这一构想倘若不折不扣按照美国的想法实现,必定在很大程度上架空APEC。
美国决策者这么干,固然出于美国战略利益的考虑,但促使白宫决策者最终拍板的关键因素,恐怕还是奥巴马及其团队的政绩动机。在当时可供美国选择的几个选项中,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达成协议固然最能促进全球贸易和美国贸易整体利益,但多哈回合谈判是其前任小布什总统任内启动的,即使达成协议并签署,功劳大多数也会记到小布什账上;而TPP是奥巴马发起的,如能谈成,那功劳当然就是奥巴马及其团队的了。
考虑到当时奥巴马的超高人气,而且国会两院均在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控制之中,拿出将近两个完整任期的时间预算,谈成并通过TPP的把握相当大。相当程度上正是出于对这些盘算,奥巴马及其执政团队在多哈回合的关键时节冷默对之,转身优先全力推动TPP。2010年3月15日,美国等八国经贸官员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启了TPP首轮谈判。
奥巴马及其执政团队的算盘打得再精,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奥巴马这位入主白宫之前从未担任过任何地方行政长官的总统始终无法摆脱行政经验短缺的困扰,被虚幻期望、动听口号和“圣母情结”鼓动起来的超高人气衰退得也分外迅速。
在2010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就丢失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奥巴马就此再也无法摆脱国会的掣肘。在本周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如同国内外观察者们普遍预期的那样,共和党一举从民主党手中夺下西弗吉尼亚州、蒙大拿州、南达科他州、阿肯色州、艾奥瓦州、科罗拉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7个参议院席位,获得了100个议席中的52个,从而控制参议院,使得此前已是众议院多数党的共和党进一步扩大了优势。
民主党遭遇了56年来未有过的败绩,不仅大比数丢失国会众参两院控制权,而且丢失了大批州长职位。在剩余的两年任期内,奥巴马已彻底沦为“跛脚鸭”。舆论估计,奥巴马很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留不下任何政治遗产的总统。
丧失国会控制权,将从两个方面拖累奥巴马开展新贸易协定谈判:一来奥巴马缺乏能力摆平国内利益集团,拿出令贸易伙伴感到满意过得去的出价;二来即使与贸易伙伴达成了协议,刻意给总统捣乱的国会也会找茬不予通过。深明这一点的贸易伙伴也必然不会在谈判中给地位虚弱的美国总统让步妥协,以免白白付出让步的代价。
在TPP谈判中,美国原计划在2013年底基本完成谈判,但各参与方在许多议题上都存在分歧,经过长达19轮的谈判,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虽然奥巴马4月亲自出马,希望通过对日国事访问来推动至关重要的美日谈判进程,为此还不惜在钓鱼岛问题上发表开罪中国的言论,但美日仍未就该协定达成共识。对此,美国和欧洲舆论普遍认为奥巴马那次访日空手而归。在4月25日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日本副首相、财政大臣麻生太郎就说得非常直率:“美日两国政府表示继续协商是面子上的话”,“奥巴马根本没有能力摆平国内事务,即使达成了协议,也无法保证能在美国国会通过。”
如今,奥巴马政府因为中期选举而进一步削弱,日本和其他“刺儿头”贸易伙伴在TPP谈判中让步的内在动机怕也没有。更不用说,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还会激励美国利益集团就TPP谈判提出更多贸易伙伴难以接受的要价。
须知,日本2013年正式加入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议谈判的前提是保留但可以较大幅度下调牛肉、乳制品、猪肉、食糖、大米五类敏感农产品的关税(如将牛肉进口关税从38.5%下调到15%),并要求美国对进口轿车和轻型卡车取消关税。美国则坚持全面取消农产品关税,并在TPP生效30年后再撤销对日本汽车的进口关税。这样屈辱的方案,只要日本政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怎么可能接受?美国企图向其他参与方强加这样的方案,又怎么能指望TPP谈判顺利进展?在这次中期选举结果的激励下,美国利益集团还会裹挟政府提出什么新的更难让贸易伙伴接受的要价?
既然已无法获取最优结果,那就退而求其次寻求次优选择,这是任何理性的决策者都会采取的策略。对奥巴马及执政团队而言,既然在排斥中国的情况下达成并通过TPP的这个最优结果已注定要落空,那不如退而求其次,在现有的APEC内部采取更合作的态度,力求取得些较有把握实现的成绩,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不仅是理性的选择,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再退一步说,即使TPP谈判进展比较顺利,在这个另起的炉灶搭成之前,山姆大叔也还须稳固在APEC的阵脚,维持其在APEC的利益和“权威”,更何况现在这种处境!
(来源:《上海证券报》,作者梅育新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上一篇: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不可逆 用煤量本.. 下一篇:美国的聪明生意